武进日报:外公
发布时间:2017-08-14  文章来源:   访问次数:
 

 之爱

  亲情

  □ 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机制1532班 俞刚

  2007年4月27日下午3点30分,外公走了。

  2007年4月26日,我像往常一样放学,还没有心事的我,只知道那天外公从医院回来。到外公家的时候,刚进门,就看到妈妈、外婆、阿姨的眼睛是红红的,有种不好的感觉。随后妈妈带着我,进了房间,让我坐在外公的身边,妈妈摸着外公的手,在外公耳边说:“爸爸,刚刚回来了。”妈妈的声音很大,好像外公迷路了,她在努力地把他叫回来。外公似乎听到了什么,他的手伸了过来,慢慢地摇着,眼睛还是看着天花板,我握着他干瘦的手,不停地喊着:“公公,公公……”外公的嘴在动,艰难地发不出声音,伴着粗浅的呼吸声,仿佛在呻吟,妈妈已哭红了眼睛。依稀记得几个月前,外公那张布满皱纹而又充满精神的脸和那双苍劲有力却又突兀着青筋的手,再看着躺在床上的外公,心疼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是我最后一次这么近地看着外公。那天,再去看外公时,不懂事的我竟不敢走进门去,只依着房门,远远地看着,看着外婆、妈妈、阿姨不停跟他讲话,拿着棉花球一点一点地润湿他的嘴唇。就那样看着,远远地看着,那是第一次怕外公,却是害怕他的离开。

  日子很快,转眼已十年。

  幼时从九营回家,摩托车在乡间小路上骑远,我坐在后面,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那是外公从稻田里抬起腰,岁月把他饱经风霜的脸变得像一朵盛开的莲花,在每一个冬末春初之际,外公就这样目送着我们。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间隙,我扭头看到,站在稻田里的外公,正看着儿女们渐渐远去。人的一生,除了目送着亲人的渐行渐远,就是看不到时间之后的下一秒。“你们过得怎么样?该如何做人?该如何至善至孝?该如何有健康的身体?该有怎样的人生?儿女的儿女,层层关系,都好吗?……”

  外公一直都是这样。

  辛劳了一辈子的外公,在退休前离开,没有享到福。家里人在一起时,常常会设想如果外公还在,生活会是怎么样的,或者回忆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在九营的外公是怎样的。总会说起,在弟兄几个里外公作为大哥的责任和担当;总会聊起,外公对子女们严格、关切又不善表达的父爱,点点滴滴,现在只成追忆。

  时间总是很少,也很匆忙。

  在记忆深痕里,外公还是属于那片土地,他的大半辈子,深深地埋在了那片稻田里。一年又一年,稻子逐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每每念起外公,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九营,眼前出现了那块田地。放眼望去,那里有外公熟悉的稻田,稻香阵阵;有他挥过锄的土地,无垠;有他亲手栽种的秧苗,整齐排列;有他双手开过的沟渠,笔直;有他赤脚踩出的田埂;还有外公对后辈们殷切的期盼。

  我多么想,回到外公最熟悉的九营农场。

  田野里的雾霭尚未散去,水稻的清香随风而至,河塘里的水草随着涟漪微微摇曳,水草交错处,几条小鱼苗,翘起嘴儿,吐着泡泡。走过潺潺的小河,跨过湿滑的河上小桥,颤颤悠悠。经过村落里一口方方的水井,水井正升腾着热气,一排排质朴的平房,缕缕炊烟冉冉升起。大清早,外公已推着板车,板车上整齐地放着一天劳作的农具,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正步伐矫健地、充满干劲地向田野走去……

  2017年的4月,外婆身体健朗,静怡很懂事乖巧,阿姨和姨夫也很好,妈妈不再干活,爸爸的工厂也运营了5个年头。外婆总说,外公会在天上保佑着我们。我一直相信,外公是在的,没有离开。

原文链接:http://epaper.cz001.com.cn/site1/wjrb/html/2017-08/12/content_136514.htm

 

 
江苏省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苏ICP备10024418号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鸣新中路26号 邮编:213164
电话:0519-86331000 传真:0519-86331111 站点管理
招生咨询电话:0519-86331666 就业咨询电话:0519-86331555